清然R

祝平安

*ooc属于我
*罗辑视角
*关于包子生日贺图的小故事
*作者的话比正文多
——————————————————
其实我一直都觉得包子的脾气还真的蛮好的。

说成脾气好,也许不太恰当吧,可能是反射弧长的比别人长了点,比较迟钝,也可能是打小就没什么心眼儿,比较单纯,又或者是脸皮比别人厚那么一坨。总之,就算人家说他或者批评他,骂他一类的,他都当成是夸奖,也一直都是笑嘻嘻的,从没见过他生气。

再这么仔细一想,突然觉得自己平时对他好像也挺过分的。我经常摆出一副嫌弃他的样子,或者是对他说“滚”一类的字眼儿,虽然那含有较多的开玩笑成分,虽然他没有对我生气,但还是恨愧疚的。

其实一开始也没想那么多的,只是今天突然见到一幕场景。今天是包子生日,所以大家都给他准备了生日蛋糕和礼物,许多和他关系不错的人也都过来了,我们甚至还见到了他那些一起玩的以前的伙伴。以苏沐橙和戴妍琦(不知道为什么雷霆的会出现在兴欣)为首的一群女性成员们就开玩笑一般的,用“你是寿星”这种理由,给包子套上了女仆装。一群男性成员们在旁边又是同情包子的遭遇,又是庆幸自己不是寿星,还琢磨着自己生日的时候要不要请这群小姑娘来。但是包子他本人并没有感受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还一直跟大家打哈哈,然后拽着自己的裙摆 说着:“还挺可爱,挺有意思的嘛。”

这个人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被开玩笑了吗?真是够迟钝啊。被套女仆装都不生气,还在跟大家打趣儿,如果是我,肯定会十分无语的。这样一边想着,一边思考着,不知不觉便想到了上面的那堆话。

大家给他开了生日派对,等派对临近结束过之后,大部分都回去了。包子作为寿星,主动留下来收拾剩下的残局,也许是被迷之情感的驱使,我也留下来帮他一起了。在收拾好一切的时候呢,客厅里就只剩下我俩了。我也打算去睡觉,走到一半,却发现自己的外套落在客厅,于是转身回去拿,刚刚走到转角处,便偷偷地看到他整个人斜靠在墙边,一边拽着自己猫耳头饰,一边无奈的笑着:“今天生日嘛,大家开心就好啦!其实也挺可爱的嘛。”

嘁,包荣兴这个人啊,其实一点都不单纯,他也不迟钝,所有大家看到的那些所谓的二缺行为,只是因为他很善良,很温柔,仅此而已。

——摘录自某傲娇数学高材生不可告人的日记本

ps:之前说过他善良温柔之类的,后来才发现虽然善良温柔,但也只只能说是偶尔吧,观察了那么久,我觉得包子的本质果然还是很迟钝很单纯的,不该那么早下结论的。——某傲娇数学高材生后来写在其他日记里的话

—————————————————

初次见到包荣兴这个人的时候,只是觉得他蛮逗的,一直和别人不在一个频道上,真的很二。不过当看完结局后,再回去看一遍原著的时候,却有了不同的感受。

包子十分相信老叶,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或许是对强者的崇拜之类的吧。然后有看到一个细节,老叶给包子买武器前包子叫的是大神,买武器后就变成老大了,突然就觉得包子真的很可爱,很单纯,因为老叶对他好,他便从始至终一直深信着老叶,从血枪手的初次见面,到后来一起打游戏时随叫随到,到组战队时的毫不犹豫,再到最后决赛时候舍身救老叶,他都一直深信老叶,具体原因不清楚,但如此单纯的可爱,好担心他会被骗走啊。

上面说的自己像个叶包党一样的,但其实从这篇文的视角来看,就大概知道我吃的包罗啦哈哈。关于包罗之间的感情什么的,我和朋友一起讨论的时候也有聊过,她觉得只是包子单方面的缠着罗辑,我却觉得,包罗应该是双方的,毕竟一个人怎么会愿意被一个不怎么喜欢的人纠缠那么久呢?只是包子的表达方式比较直接,而罗辑虽然一开始一脸嫌弃,到最后还是成为好友了呢。

关于包子的话,我发现他真的是很温柔的一个人,也是很善良的人,只不过这些都被平时犯蠢一类的事情遮盖住了,让大家觉得他是来搞笑的哈哈哈哈哈

其实看原著时,前期应该算是全员吹,但是在看到结尾的“老大,看你的了。”之后,瞬间变成包吹,变成包吹之后就经常想啊,这个人会不会表面上和大家开玩笑,背地里却是十分温柔宠溺之类的呢?虽然本质还是二缺哈哈哈哈哈哈

所以这个小故事里的包子还是属于遐想部分较多的来着,以上都是自己的看法【摊手】但是不过怎么样,包荣兴永远都是我的英雄。

我的英雄,生日快乐。

包荣兴2.11生日快乐☆

性随心起可奈何,侵敌入眼向荣兴☆

你是我永远的英雄,二缺也好,单纯也好,我爱你,我知道你是善良和温柔的人,就在你帮助老叶拿到冠军的那一刻,我就喜欢上你了。也许只是你无心的一句话,为你增添了一只小迷妹啊。

“看你的了。”

ps:p1女装包子略ooc什么的,p2黑真爱来着,p3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一起放上来了,上面的罗辑视角文想了想还是不蹭包罗tag什么的

色差使我死亡
复健失败的包子

还是女儿好捏啊
小女儿的盛世美颜!
大儿子我已经随缘了

【YR/RY】深海·正片·壹

*原创人设
*所有设定皆为虚构
*百合倾向,慎入
*闲着没事干用来练笔,文笔是什么能吃吗
———————————————————

——初遇

有什么在我的四周流动,是海水吗?我凭借着那挥散不去的盐的咸味,勉强判断着。我尝试着将双眼睁开,然后便见到了那直至心底的蓝。海水冰凉,那股寒意仿佛可以渗进皮肤,蔓延到身体的每一处角落,甚至要冻结心脏。若是可以选择,此时的我宁愿回到那个正在被炙烤的,太阳之下的世界。

抬起头来,可以看见海水被光照得通透。我将胳膊抬起来,努力地伸展着,我的指尖竟然可以从因为阳光而变得温热的浅层海水中触到一丝尚存的温暖,这样也好,至少可以避免心脏因为寒冷而停止运行。

低下头去,刚想打量一下周围的环境,有什么带动了海水,从我身体的另一侧经过了,我感受到了水流的改变,于是将头转过去,眼中却看见了不属于海中的色彩。白的像是家里的瓷砖,却又隐隐的透着一点点青色,这便是她的肤色?有黑色的像丝线一般的事物随着海水而浮沉,这便是她的头发?

不知为何,我的大脑下意识地“那个人”判断为了女性。我的大脑觉得那也许是个人,但她本来应该是长着耳朵的地方却生长着似乎不属于人类的鱼鳍。她的腰部似乎有一些跟她肤色颜色相近的浅色鳞片,然后逐渐往下,逐渐加深,一直蔓延到最尾端,又有如鱼尾一般的纱质物展开来。光穿过海面,照亮了她所在的地方,她尾巴上的每一片鳞片都朝着不同方向闪烁着亮光。我唯一了解的,能与她大概对上号的词汇就只有“人鱼”了吧。

正思考着,她忽然摆动了她的尾巴,我感受到一阵海水的波动,她来到了我的面前。我看不清她的眼中是否映着我的脸,那是一双在光芒之下依旧深邃的望不见底的眸子,虽说是紫罗兰色,却没有紫罗兰一般魅惑人心的感觉。她好似看着我,却又像透过我,看向了我身后。突然,耳中似乎传来了一句话,但我看到她的嘴唇并未动过。

她说了什么?

“我曾是见过你的。”

什么?

我微微张开嘴,这是我想表达出惊讶的时候,脸部习惯性的表情,海水却压迫一般地涌进嘴里,顺着喉咙,不知进到了哪里,有一种令我想流眼泪的感觉,不管是身体的哪里,都想从周围获取氧气,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丝半缕。四肢仿佛麻痹,我感到一种令我厌恶的无力与难受,意识也不再受大脑的控制。

好难受……
喘不上气……
我要坏掉了……
……

从无法忍受的梦境中惊醒时,我已经躺在了卧室的瓷砖地板上。空调不知何时被关掉了,热气随着光线透进屋子里,再悄悄地将空气中的空隙给填满,顿时,空气变得厚重无比,无法呼吸,与皮肤相接触的地面都已经变得不再冰凉。虽然知道这样躺着不好,却依旧连指尖都不愿动一动。但是当热到无法忍受的时候,我只好伸手想够到不远处不知为何掉落在地上的空调遥控器,当我好不容易将遥控器拿到手,我听到了楼下门铃的响声,还有人的喊声。

“R,下来吧,一起去海边。”我听到有一个欢快的,听上去就不疲倦的声音这么说到。

那是椿,是我在这个世界上,认识的第二个人。椿的脸上总是带着笑,她的活力似乎永远都不会消失。而有时候太有活力,似乎也可能被当成一个缺点。就比如这个时候我一动也不想动,也不想去海边,就打算默不作声,假装没有人在家。

“R!你在吗?!”椿在楼下,大声的喊着我的名字,而我却只当没有听见。

“阿姨说了,R今天没有出门,那她不会是在家里中暑了吧?”突然我听到了一个细声细语的女孩子的声音。

是巷吟。

巷吟是个十分温柔的女孩子,当然,她也十分懦弱,十分胆小。听说是椿救了她,然后巷吟就一直跟着她了。当然,那都是认识我之前的事情。关于巷吟,我对她还是蛮有好感的,毕竟温柔和善解人意,不是每人,每时,每刻都可以做到的。既然巷吟也来了,那就去吧。

而且她们要是真的以为我中暑了,那可就麻烦了。

我极不情愿的从地上爬起来,走到玄关处,开了门。

“R!原来你在啊!我们差点就以为你中暑了,要闯进去救你呢!”椿激动的语气让我庆幸,刚刚自己做了个正确的决定,没有一直赖在屋里不出来。

“为什么突然想起来要去海边?”这个小镇临海,平时去往什么稍远一点地方的时候都能看见海,所以去海边并不是特别稀奇的事情。

“因为我想捡一些贝壳。”我看见巷吟的手中拎着一个帆布袋子,里面似乎装着一些玻璃制的瓶子。对于她说出这个理由,我也没有特别惊讶,毕竟巷吟十分喜欢美好的事物,而她的相貌也是属于很美好的。

“唉”我从那个人钉在玄关处的书架上随手取下一本书,然后换了双鞋,走到门口,“那我们出发吧。”

去往海边的路上,椿一边跑着,一边跳着,时不时踢几下路上的石子,一直哼着轻快的小调。有时候,还会转过身来一边与我们交谈,一边倒着走路,然后撞到沿途的树。

“嘶——真是的!你们也不提醒我一下!”椿一边呼痛,一边抱怨着我和巷吟。我随意的耸耸肩,而巷吟则轻笑了几声。她一直小心翼翼地护住那些个透明的玻璃瓶,生怕这些美丽的事物,因为一个无心之举而变得粉碎——虽然我觉得闪烁着光芒到玻璃碎片也是十分美丽的。

对了,这么说来,巷吟到底是为什么会喜欢这些美丽的易碎品呢?我还没来得及思考下去,鼻尖已经有海的咸味在萦绕。椿脱掉鞋子,拉着我跑到了海的边缘,然后又向前走了几步,海水刚好浸在脚腕的位置。

我也赤着脚走在海水与沙滩的交界处,邻近海边的沙子已经被浸得松软,记得阳光照晒,又被海水浸没,不温不凉。我将书打开,沿着海边一直走着,不能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太久,沙子太软,会陷下去。

“R你好无聊啊!来玩啊!”椿在海水里呼喊着我,我没有理会她,依旧我行我素,但是身体却失去了重心,向海里倒去。真是的,椿太胡来了,一定要等到待会儿上来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说她一顿,我认为是椿在无意中将我拉扯摔倒的,并没有过多在意,只是可惜了那本书。

进到海里了感觉十分难受,四周都是咸咸的,仿佛又回到那个难以言喻的梦里。毕竟一直生活在海边,若是不会水,自然是不敢来的,我相信自己的水性,分开手脚,向水面游去。那水面明明离我那么近,抬手便能触到,可是为什么上不去呢?这样浓烈的即视感,让我无法不想到刚刚的梦。

难道我真的会看见人鱼?

突然有点好奇的望了望四周,只有空旷的蓝。不过就算能看见人鱼,若是要用生命来付代价的话,怕是玩的太大了。算了,别想什么人鱼了,赶快离开这里吧,你是更锋利的,想要逃出这个地方,可是我做不到。

本来就所剩不多的氧气,一丝一缕的消失,能让我活下去的那种物质,烟灰云散掉了。肺部尝试到了莫大的痛苦和被真空压缩的感觉,忍不住想闭上眼睛。眼前有一丝流光逝去,想看清楚,却又无能为力,于是不知那是我流出的眼泪反射出了光芒,还是我梦中的那个闪闪发光的鳞片。

———————————————————
是送给自家媳妇er的礼物来着
尝试新文风但是好像失败了
顺便做个调查
听说原创文不吃香
因为很少写原创tag随便点了俩
关于“正片”的话
如果这个坑能填完的话会有小日常【不存在的】
有建议欢迎来戳戳我的死水评论唔哇

【宗律】宗律的一天&高野政宗12.24生日快乐

*这次只是一短篇类的,一定会填的啦,今天之内填完
*给搓鹅的生贺唔哇
*写的方式比较神奇,别介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你们
———————————————————
高野政宗の视角【20:00】
看到面前这个黏糊成一团的“蛋糕”,我依然是开心的,他真的为我准备了惊喜。
“生、生日快乐,十年……啊不,应该是十一年了,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面前的这个人若无其事地将蛋糕放在餐桌上,却不知自己早就被通红的耳朵所出卖,他的眼睛中满是星辰,点亮了黑暗,这一刻,我仿佛像少女漫画里的女主,我的心脏,都随着这个人的一举一动而跳动着,当温柔的味道溢满了整个房间,喜欢你的心情也不由自主地表露出来。
“我喜欢你!”这并不是我发出的声音。
面前的人,满脸通红,身体随着急促的呼吸而起伏,耳边垂下来的碎发也因起伏的身体而晃动,一瞬间,所有的事物都好似与十一年前一般,两张脸逐渐重合。
忍不住伸出双臂,拥住面前的这个人,宛如少女漫画一般。
“我也是。”

小野寺律の视角【20:00】
虽然蛋糕有点丑,但抱着会被嘲笑的念头,依旧端出了那个“蛋糕”。
“生、生日快乐”我知道自己的耳朵该是通红的,我可以感受到它的滚烫。
“十年……啊不,应该是十一年了,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我假装什么都不懂的样子,把蛋糕放到餐桌上,但其实那种名为“喜欢”的情感在我的身体中愈发活跃,直到我陷入一片温柔的气息之中时,那种感情从心脏开始滋生,蔓延进喉咙,再从唇间表露出来……
“我喜欢你!”说出来了,这一刻,十一年前的记忆仿佛被唤醒一般,重新涌进脑海,浑浑噩噩之间,身体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耳畔有略微发烫的气息拂过,一切都宛如少女漫画中的情节。那个人,靠在我耳边,对我说出了全世界最令人感动的话:
“我也是”

———————————————————
飙手速飙了一天,总算是更完了
其实很想虐一发来着,但是毕竟是咱们老攻生日,来虐的不大好吧【其实是害怕被栗子家老攻打哈哈哈】
第一次更文那么勤奋hhh
高野先生,生日快乐,明年再见。

【宗律】宗律的一天&高野政宗12.24生日快乐

*这次只是一短篇类的,一定会填的啦,今天之内填完
*给搓鹅的生贺唔哇
*写的方式比较神奇,别介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你们
———————————————————
高野政宗の视角【19:00】
尽管一切都只是我自己的猜测,可是这已经足够令我无比激动,我现在立刻就想去到他的身边,求证我的所有猜测。只是,那样会打破你为我准备的所有惊喜吧……
从冰箱里取出了新买的咖啡,拉开拉环,略微有些溅出,我的眼神锁定在某个方向。我不知道你现在具体在哪个位置,但你在,就会让我开心。
“咚咚咚”有人在敲门,我迫不及待地打开门,果然,敲门的那个人就是刚刚让我如此焦心的罪魁祸首。
我很惊喜——如果他手里没有提着一袋苹果的话。
“额,今、今天是平安夜,送点苹果给你好了。”他一边支支吾吾地说出了这句话,一边偷偷向屋子里边张望。
一瞬间,我突然懂了他在寻找什么,用着和平日里一样的讽刺口吻说:“你看什么呢?只有我一个人,难不成我家里有鬼吗?还是说你在期待看到什么?”
他一愣,然后吞吞吐吐地开了口:“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个东西,你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回来。”
好。我没有说出口,只是默默地看他冲回了自己家中。
没事,慢慢来,不过那么点时间,十年都过去了,为了你,等得起。

小野寺律の视角【19:00】
跌跌撞撞地,总算完成了一个蛋糕状的……算是食物吧?
感觉好丢脸……站在高野先生门前的我不禁捂住脸,这样想着。一定会被嘲讽的吧……但是不想做无用功。
刚想敲门那一刻,突然开始害怕,害怕开门的是横泽先生……要不要试探一下呢?于是我就想起了今天买的那一袋苹果。
“咚咚咚”我敲了门,看着地板,等待着答案揭晓,一边害怕,一边期待。
“怎么了?”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我悄悄地抬起头来,是高野先生。
太好了……居然有这样的念头出现在我的心上。不,不行,万一在屋里呢?!
于是我一边和他讲着话,一边偷偷地朝着屋里张望,自以为很隐蔽,他却像知道我在寻找什么一般,说出了我心仪地答案。
心中自然是充满愉悦的,却又有疑惑,为什么横泽先生没有来给高野先生过生日呢?不过这都不重要了。
“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个东西,你等我一会,我马上就回来。”
我想让你知道,于我来说,重要的,是你。
———————————————————
结尾难产症犯了。。。
横泽要陪自家铜岛hhh

【宗律】宗律的一天&高野政宗12.24生日快乐

*这次只是一短篇类的,一定会填的啦,今天之内填完
*给搓鹅的生贺唔哇
*写的方式比较神奇,别介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你们
———————————————————
高野政宗の视角【17:00】
结果想了一个小时也没有想起来今天有什么特殊的,小野寺的回信也没有收到,他在忙什么呢?真是的,不知道突然失去联系会让人担心吗?
这时,横泽突然发来一条短信:“今年我陪不了你了,生日快乐”
突然,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原来今天是我的生日啊,那隔壁叮叮当当的……突然有点期待,本来生日对我来说不是很重要的日子,不过如果是那个人的话……
不知道他会不会为我准备惊喜的礼物呢?

小野寺律の视角【17:00】
现在的我,正为了纷纷扬扬满厨房的面粉而无奈。因为我可能真的不了解高野先生,除了书,我不知道该送他什么好。但是如果送的书,他看过了,场面就会十分尴尬。如此想来,最保险的方法应该就是送蛋糕了。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理由,就是我们没有实现的,一起在平安夜吃蛋糕的愿望。虽说去年还是买了蛋糕,但由于放不下面子,最后送给了前台的女孩子。当然,这个理由只是次要的而已。
虽说我会自己做饭吃,但是蛋糕这种食物倒是只有吃过的经历,如今有幸做蛋糕,却每个人来教我,独自一个人琢磨,倒真有点心累了。
不过事已至此,无故浪费掉那么多食材也不好,再说,既然决定要做,那就不要放弃,不然可是会被高野先生嘲笑的。
看着厨房里散落在地上的锅碗瓢盆,认命一般地从头开始。不过只要是为了那个人,做这么点事也是值得的吧。
不知道他会不会为我的礼物感到惊喜呢?
———————————————————
那啥,上篇有点水,别介
19:00正片开始
当然我是正经作者
今天不开车

【宗律】宗律的一天&高野政宗12.24生日快乐

*这次只是一短篇类的,一定会填的啦,今天之内填完
*给搓鹅的生贺唔哇
*写的方式比较神奇,别介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你们
———————————————————
高野政宗の视角【16:00】
从超市回来后,我就再没出过门,也不知小野寺是否还安好,只是能勉强听出隔壁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音。
不知是闲来无事还是怎的,在犹豫许久过后,还是发了条短信给他:“还好吗?我听见你那里有叮叮当当的声音”
一边等着回信,一边翻看着今天从超市顺手买回来的书,只是今天好像是什么日子,我记不大清了。

小野寺律の视角【16:00】
是高野先生送我回的家,其实我的胃疼是间接性的,早就不疼了,可是突然就很想借病与他多待一会,现在回头看,真是幼稚无比的行为,像个故意撒娇的小孩子。
算了,不想了,越想越觉得自己真没出息,明明已经说过了想开启新的生活,说过不可能再喜欢上高野先生的,只是……
不!我只是难得一次胃疼是有人在身边关心我,只是单纯的依赖性而已!如果今天出现在我面前的是羽鸟先生或者木佐先生,我肯定也会依赖他们的!甚至就算是横泽先生!
……额这个好像不大可能
不过高野先生好像完全没有意识到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呢……要不要给他庆祝一下呢?算了,横泽先生肯定会来给他庆祝的吧,到时候场面又会很尴尬了。
虽然我嘴上这样说着,但还是开始思考起来给高野先生的礼物,其实所有人包括我,都知道我只是不愿意承认我喜欢高野先生这件事呢。

【宗律】宗律的一天&高野政宗12.24生日快乐

*这次只是一短篇类的,一定会填的啦,今天之内填完 *给搓鹅的生贺唔哇 *写的方式比较神奇,别介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你们 ——————————————————— 高野政宗の视角【11:00】 坐在餐厅里的我,正在回想一个多小时前发生的事情。现在想来,那时我也真是慌了神,甚至想要叫救护车,冷静与镇定,都不存在了。只是希望那个人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而小野寺呢,虽说他看上去很镇定,一句“你把我带去,让我坐一会,缓一缓就好”阻止了我想拨打医院电话的念头,但是那个时候他估计也是意识不清了。 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胃痛的?他为什么会胃痛?他到底能不能生活自理?一切都无从得知,我想问他,却又开不了口。 “高野先生,吃饭了?”听到他的声音,我才反应过来,我已经发呆很久了,菜都已经在桌上了,而小野寺像是在等我开饭一样。明明可以自己先吃,为什么要等我呢?这么一想,觉得小野寺当年的可爱并没有全部消失,忍不住笑出声来。 “喂喂,你在笑什么呢?难道我胃痛的时候就那么好笑?”在我对面坐着的这个人一脸疑惑地看着我,我可以从他表情中看出他对我的不爽。 “没事”我丝毫没有回答他的意思,随口答道。 “那我可以吃饭了吗?”小野寺就这样看着我。 “请便”我耸了耸肩。 “我开动了” 虽然我们一直相对无言,但是一起吃午饭的感觉还挺不错。 小野寺律の视角【11:00】 我坐在餐桌旁,看着面前这个家伙。他已经发呆很久了,然而我只想让他快点回过神来,因为我想开始享用我的午餐。至于为什么要等他一起吃呢?总觉得这种感觉有点微妙,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为了答谢他刚刚在我胃疼的时候,照顾我吧。 真是奇怪的答谢方式呢,我不禁嘲笑自己。 其实刚刚在胃疼的时候呢,已经不想再去思考些什么了,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缓一缓就好了。可是当那个人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突然就好像有许多的委屈一样,身上的疼痛感也放大了百倍。顿时,本来已经习以为常的胃痛,也变得难以忍受。 这怕不就是人类的弱点吧?一边说着不想被人同情,不想被人怜悯,但是一边又期待别人的关心。 想着想着,我似乎也跟着高野先生一起发呆了,在外看来,这恐怕是一副很好笑的场景——两个男人坐在餐桌旁对着午饭发呆。 于是我立刻将高野先生先生从名为“发呆”的沼泽中捞起来。 可是他在很开心的笑起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呢。是在想我吗?哈哈,果然还是我有些自作多情罢了。 那他是在想谁呢? 这个问题在脑子里绕了一圈之后,我也没有找到答案。只能也许大概应该可能估计出了一个人名——是横泽先生吗? 顿时有些不爽,但是我又不能质问他。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以什么样的身份来质问他呢?于是只能岔开话题。 虽然自己脑补出了一些很不爽的事情,但是和高先生一起吃饭是一件很令人愉悦的事情呢。 ——————————————————— 脑洞比天大系列233233 又变短了hhh因为要码重头戏了,我先去买本蛋糕制作一百种方法看看 表示快更不动了_(´ཀ`」 ∠)__ 还得画维克托的贺图【其实就是表情包啦】 累觉不爱(๑´ㅂ`๑) 下次更新大概是16:00吧? 谢谢给我评论的小可爱唔哇你是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