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然R

祝平安

【宗律】宗律的一天&高野政宗12.24生日快乐

*这次只是一短篇类的,一定会填的啦,今天之内填完
*给搓鹅的生贺唔哇
*写的方式比较神奇,别介
*ooc属于我,角色属于你们
———————————————————
高野政宗の视角【9:00】
在家门口遇到小野寺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毕竟在我眼里,他应该还赖在床上未起来。
“哟,小野寺,周末起这么早,但是明天早上肯定又会迟到吧”只要对着他,我的话几乎都不经过大脑思考,又或是说,大脑无法思考应该说的话,所以只能无奈地开启对他的嘲讽。
“不会迟到的!”他很快地回答了我的问题,然后我们之间又陷入了寂静。
“额……高野先生怎么这么早出门?”小野寺那家伙似乎正在找一个让场面没那么尴尬的话题。
“啊…我发现家里没有咖啡了,准备去超市,顺便买点生活用品什么的。”既然他不想让场面僵住,那我还是配合他比较好吧……
“这样啊!”他稍微弯了弯嘴角,看起来是在对着我笑“我也正要去超市采购呢”
听见他的话,不觉心头一动,就说出了这样的话:“要一起吗?”
对于我的这句话,他似乎很惊讶,我想知道他是否会感到惊喜,可是他很快就拒绝了我,让我不禁有点失望。
“真的不一起吗?”我用着比上次强硬的语气,有那么点想逼迫他就范的意思,结果那家伙居然转身就跑了,还是跑的楼梯,果断地让我都有点没反应过来。
想到这里,不由得握紧方向盘,逼的太紧了吗?不觉叹气。
走进超市,却发现之前放冰咖啡的地方已经摆上了齐齐的一排温牛奶,也对,这种天气,也怕是只有我会和冰咖啡吧……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那边的冰咖啡是撤掉了吗?”我仍不愿放弃一点希望,试探着问收银员。
“啊?!哦哦!是、是的,非常抱歉,那边的柜台已经全部换成温牛奶了。”收银员看起来是一个挺小的男孩子,大概是个打工的高中生吧,问他问题的时候会紧张到结巴又或是脸红,突然就让我想起了以前的小野寺。
那家伙好像以前也是那么可爱的,怎么长大后就变了呢?忍不住叹口气。可能是我叹气的样子给人很沮丧的感觉,那个男孩子又很紧张地对我说:“非、非常抱歉!但是除了我们这家超市,其他大部分的还没有把冰咖啡完全撤掉!那、那个,您可以去看看……非常抱歉!”不停道歉的样子也很像以前的小野寺。
我向他道谢之后就回到车上,看来只能到再远一点的超市了。
到超市之前,还在想着奇怪的事:要是能在超市里遇到小野寺,一定很有意思吧。想到这里,突然记起了他许久以前,明明都已经害羞脸红了,却依旧别过头去用后脑勺对着我的样子,于是忍不住笑出声。
进了超市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咖啡,毕竟只有咖啡能支撑着我完成高强度的工作。
很容易就能找到,咖啡和牛奶都是用易拉罐装的,堆成塔状,若是想喝热的,可以找店员加热,但若是想喝冰的,就只能买回去自己放冰箱了。
我径直走向箱装的那里,比起喝一罐买一罐,我果然还是更喜欢堆一堆在家里,要喝的时候随时都可以喝。
正向前走着,面前有个蹲着的人却阻挡了我的去路。
“又开始胃疼了啊……”熟悉的声音传进耳中,那是我一个多小时前恰巧听到的声音。

小野寺律の视角【9:00】
今天是周末,所以电车上的人很多,我被挤到一个不知名的小角落里,然后无所事事之时,回想一个多小时前发生的一切。
我果然是大意了,怎么会有人在周末就那么早起床又或是出门呢?若是我晚个那么几分钟,就不会出现那么尴尬的场景了吧。一推开门就看见隔壁高野先生的我如此想着。
“哟,小野寺,周末起这么早,但是明天早上肯定又会迟到吧”在我思考下次几点出门比较妥当的时候,就听见他用开玩笑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
就算知道是玩笑话,心里依旧很不爽,但是我又无法无缘无故向他发火,只好忍住不爽,随口说了声:“不会迟到的。”
然后我们之间又陷入了一种十分尴尬的寂静,让我十分不自在,想快点打破这种寂静,于是问了一个很平常的问题,其实我什么都不想知道,只是不想就这样沉默下去:“高野先生怎么这么早出门?”
他似乎也松了一口气,回答了我的问题:“啊…我发现家里没有咖啡了,准备去超市,顺便买点生活用品什么的。”
这个回答令没有令我特别惊讶,但也不在我意料之内——我本来以为高野先生是要去横泽先生家的,毕竟今天可不是寻常的日子。
“这样啊!”我礼貌性的对他微笑了一下“我也正要去超市采购呢”
然后他说出了令我十分惊讶的话:“要一起吗?”我有点愣了。
突然一下子有一种名为喜欢的感情要从身体最深处涌上心头,我觉得这种感觉很糟糕,连忙拒绝了他,但是我其实是满怀着惊喜的感情的,我不能和他久待了,不然我的感情会外溢的,如果被他嘲笑就不好了。
“真的不一起吗?”高野先生的语气要比之前更加强硬一点,在那一瞬间,我居然有了想答应他的念头,于是转身就跑,我觉得自己一定像个逃兵一般。
现在想来,连一句再见都没有说,一定很没有礼貌吧?会不会被讨厌呢……
算了!我从拥挤的电车中挣脱出来,打算就这样什么都不做,就这样放任事情自由发展下去好了。
走进超市,突然想起应该买点面包之类的储存在家里,若是一直靠着快速补充营养的食物维持着的话,总有一天身体会垮掉的吧,而且最近胃疼的频率也多了起来。
唔,这样说着,胃又开始疼起来,捂着胃蹲下,把自己缩成一团,这样能在某方面缓解胃疼。
这时,面前出现一双鞋,顺着鞋,再到小腿,大腿,我抬头看着面前的人,意识因为疼痛感有点涣散,勉强看清这个人的脸,是那个我放弃去思考的人。
“小野寺,你还好吗?”他的声音传进耳中,我迷茫地不知如何回应。
———————————————————
突然大粗长有没有很激动【好吧我知道没人看】
难道世初已经过气了?不存在的吧【瘫】
感觉这种码字方式要我命啊,疯狂码字模式
下次更新大概是11:00或12:00吧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