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然R

祝平安

【YR/RY】深海·正片·壹

*原创人设
*所有设定皆为虚构
*百合倾向,慎入
*闲着没事干用来练笔,文笔是什么能吃吗
———————————————————

——初遇

有什么在我的四周流动,是海水吗?我凭借着那挥散不去的盐的咸味,勉强判断着。我尝试着将双眼睁开,然后便见到了那直至心底的蓝。海水冰凉,那股寒意仿佛可以渗进皮肤,蔓延到身体的每一处角落,甚至要冻结心脏。若是可以选择,此时的我宁愿回到那个正在被炙烤的,太阳之下的世界。

抬起头来,可以看见海水被光照得通透。我将胳膊抬起来,努力地伸展着,我的指尖竟然可以从因为阳光而变得温热的浅层海水中触到一丝尚存的温暖,这样也好,至少可以避免心脏因为寒冷而停止运行。

低下头去,刚想打量一下周围的环境,有什么带动了海水,从我身体的另一侧经过了,我感受到了水流的改变,于是将头转过去,眼中却看见了不属于海中的色彩。白的像是家里的瓷砖,却又隐隐的透着一点点青色,这便是她的肤色?有黑色的像丝线一般的事物随着海水而浮沉,这便是她的头发?

不知为何,我的大脑下意识地“那个人”判断为了女性。我的大脑觉得那也许是个人,但她本来应该是长着耳朵的地方却生长着似乎不属于人类的鱼鳍。她的腰部似乎有一些跟她肤色颜色相近的浅色鳞片,然后逐渐往下,逐渐加深,一直蔓延到最尾端,又有如鱼尾一般的纱质物展开来。光穿过海面,照亮了她所在的地方,她尾巴上的每一片鳞片都朝着不同方向闪烁着亮光。我唯一了解的,能与她大概对上号的词汇就只有“人鱼”了吧。

正思考着,她忽然摆动了她的尾巴,我感受到一阵海水的波动,她来到了我的面前。我看不清她的眼中是否映着我的脸,那是一双在光芒之下依旧深邃的望不见底的眸子,虽说是紫罗兰色,却没有紫罗兰一般魅惑人心的感觉。她好似看着我,却又像透过我,看向了我身后。突然,耳中似乎传来了一句话,但我看到她的嘴唇并未动过。

她说了什么?

“我曾是见过你的。”

什么?

我微微张开嘴,这是我想表达出惊讶的时候,脸部习惯性的表情,海水却压迫一般地涌进嘴里,顺着喉咙,不知进到了哪里,有一种令我想流眼泪的感觉,不管是身体的哪里,都想从周围获取氧气,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丝半缕。四肢仿佛麻痹,我感到一种令我厌恶的无力与难受,意识也不再受大脑的控制。

好难受……
喘不上气……
我要坏掉了……
……

从无法忍受的梦境中惊醒时,我已经躺在了卧室的瓷砖地板上。空调不知何时被关掉了,热气随着光线透进屋子里,再悄悄地将空气中的空隙给填满,顿时,空气变得厚重无比,无法呼吸,与皮肤相接触的地面都已经变得不再冰凉。虽然知道这样躺着不好,却依旧连指尖都不愿动一动。但是当热到无法忍受的时候,我只好伸手想够到不远处不知为何掉落在地上的空调遥控器,当我好不容易将遥控器拿到手,我听到了楼下门铃的响声,还有人的喊声。

“R,下来吧,一起去海边。”我听到有一个欢快的,听上去就不疲倦的声音这么说到。

那是椿,是我在这个世界上,认识的第二个人。椿的脸上总是带着笑,她的活力似乎永远都不会消失。而有时候太有活力,似乎也可能被当成一个缺点。就比如这个时候我一动也不想动,也不想去海边,就打算默不作声,假装没有人在家。

“R!你在吗?!”椿在楼下,大声的喊着我的名字,而我却只当没有听见。

“阿姨说了,R今天没有出门,那她不会是在家里中暑了吧?”突然我听到了一个细声细语的女孩子的声音。

是巷吟。

巷吟是个十分温柔的女孩子,当然,她也十分懦弱,十分胆小。听说是椿救了她,然后巷吟就一直跟着她了。当然,那都是认识我之前的事情。关于巷吟,我对她还是蛮有好感的,毕竟温柔和善解人意,不是每人,每时,每刻都可以做到的。既然巷吟也来了,那就去吧。

而且她们要是真的以为我中暑了,那可就麻烦了。

我极不情愿的从地上爬起来,走到玄关处,开了门。

“R!原来你在啊!我们差点就以为你中暑了,要闯进去救你呢!”椿激动的语气让我庆幸,刚刚自己做了个正确的决定,没有一直赖在屋里不出来。

“为什么突然想起来要去海边?”这个小镇临海,平时去往什么稍远一点地方的时候都能看见海,所以去海边并不是特别稀奇的事情。

“因为我想捡一些贝壳。”我看见巷吟的手中拎着一个帆布袋子,里面似乎装着一些玻璃制的瓶子。对于她说出这个理由,我也没有特别惊讶,毕竟巷吟十分喜欢美好的事物,而她的相貌也是属于很美好的。

“唉”我从那个人钉在玄关处的书架上随手取下一本书,然后换了双鞋,走到门口,“那我们出发吧。”

去往海边的路上,椿一边跑着,一边跳着,时不时踢几下路上的石子,一直哼着轻快的小调。有时候,还会转过身来一边与我们交谈,一边倒着走路,然后撞到沿途的树。

“嘶——真是的!你们也不提醒我一下!”椿一边呼痛,一边抱怨着我和巷吟。我随意的耸耸肩,而巷吟则轻笑了几声。她一直小心翼翼地护住那些个透明的玻璃瓶,生怕这些美丽的事物,因为一个无心之举而变得粉碎——虽然我觉得闪烁着光芒到玻璃碎片也是十分美丽的。

对了,这么说来,巷吟到底是为什么会喜欢这些美丽的易碎品呢?我还没来得及思考下去,鼻尖已经有海的咸味在萦绕。椿脱掉鞋子,拉着我跑到了海的边缘,然后又向前走了几步,海水刚好浸在脚腕的位置。

我也赤着脚走在海水与沙滩的交界处,邻近海边的沙子已经被浸得松软,记得阳光照晒,又被海水浸没,不温不凉。我将书打开,沿着海边一直走着,不能在同一个地方停留太久,沙子太软,会陷下去。

“R你好无聊啊!来玩啊!”椿在海水里呼喊着我,我没有理会她,依旧我行我素,但是身体却失去了重心,向海里倒去。真是的,椿太胡来了,一定要等到待会儿上来的时候一定要好好的说她一顿,我认为是椿在无意中将我拉扯摔倒的,并没有过多在意,只是可惜了那本书。

进到海里了感觉十分难受,四周都是咸咸的,仿佛又回到那个难以言喻的梦里。毕竟一直生活在海边,若是不会水,自然是不敢来的,我相信自己的水性,分开手脚,向水面游去。那水面明明离我那么近,抬手便能触到,可是为什么上不去呢?这样浓烈的即视感,让我无法不想到刚刚的梦。

难道我真的会看见人鱼?

突然有点好奇的望了望四周,只有空旷的蓝。不过就算能看见人鱼,若是要用生命来付代价的话,怕是玩的太大了。算了,别想什么人鱼了,赶快离开这里吧,你是更锋利的,想要逃出这个地方,可是我做不到。

本来就所剩不多的氧气,一丝一缕的消失,能让我活下去的那种物质,烟灰云散掉了。肺部尝试到了莫大的痛苦和被真空压缩的感觉,忍不住想闭上眼睛。眼前有一丝流光逝去,想看清楚,却又无能为力,于是不知那是我流出的眼泪反射出了光芒,还是我梦中的那个闪闪发光的鳞片。

———————————————————
是送给自家媳妇er的礼物来着
尝试新文风但是好像失败了
顺便做个调查
听说原创文不吃香
因为很少写原创tag随便点了俩
关于“正片”的话
如果这个坑能填完的话会有小日常【不存在的】
有建议欢迎来戳戳我的死水评论唔哇

评论(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