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写手R

这里燃竹,叫小R就好【虽然并不会有人叫】
欢迎你来看看【虽然没什么好看的】
转载需授权和注明【虽然并不会有人要转】

【包罗】同居三十题之相拥而眠

  所谓的睡在一张床上其实是极难实行的,尤其是对于包荣兴和罗辑来说。

  罗辑作为一个国宝级的高材生,就连睡觉都要遵循人体健康程度来选择最为科学的睡姿,在他多年的研究下,平躺已然成了他对于睡姿的最佳选择,但是可能因为身体素质不是特别好,睡眠质量也跟着下降。而包荣兴却从来没有睡姿这种东西,他不仅一个晚上能翻来覆去几百回,而且睡眠质量十分之高,是真的睡着了之后,雷打不动。两人明明只是想节省一张床,却常常在卧室回荡着罗辑单方面的咆哮声。包荣兴也不是没有在罗辑的殴打中惊醒并强行被扳直平躺,但是他不仅眼睁睁地看着太阳一点一点升起,并强烈抗议,表示自己的灵魂被束缚了,两人只好躺在床上对视到天明。论睡姿不同如何相爱?于是夜不能寐,双双秃头。

  陈果很苦恼,最近战队的保洁阿姨总是以“战队成员似乎进入了换毛期”来要加班费,再这样下去,明天的新闻头条就是《震惊!兴欣战队破产竟是因为队员掉头发?某内部知情人士:兴欣老板虐待战队队员》《如何不像兴欣一般?防秃头的100种方法你掌握了吗》,而且那长且不羁的黄毛明显就是包子的。陈老板痛苦扶额,单独留下了罗辑,打算和他探讨一下《夫夫和谐生活小妙招》,至于不找包荣兴主要是她担心跟不上包子的脑回路。

  训练后,罗辑一脸懵逼地去找陈果,陈果则拉着罗辑的手坐下,还给他倒了杯茶。

  罗辑咽了下口水:“老板娘......出什么事了吗?”

  陈果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罗辑啊,最近和包子怎么样啊?”

  罗辑一愣,攥紧了茶杯:“还、还成......”想了想又赶紧说到:“那什么,老板娘你有事快说,我还赶着回去点外卖呢”

  陈果手一摊,絮絮叨叨说了一堆:“我就直话直说了哈......年轻人有啥想不通的,交流交流就好了,不一定要弄到秃头这么惨烈,等年纪大了也就这头发其实挺重要的,用多少霸王洗发水都补不回来啊,而且现在这个网络舆论特别可怕,万一有人说我虐待......”

  一瞬间,罗辑高智商的大脑瞬间卡壳了,懵逼了好久才点头应了,又慌忙地站起身,说自己有事,然后便匆匆跑了,急得眼镜都差点掉了。

  陈果拦不住罗辑,也不晓得他到底听进去多少,挠了挠头也想不通,于是暴躁的跳了两脚。

  罗辑回到家后也心不在焉,包荣兴问他吃什么他也说随便,浑浑噩噩地吃完了晚饭,洗完了澡,包子看出他的不对劲,但就是抓破后脑勺也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晚上睡觉时,罗辑看身边的包子已经进入了睡眠,就悄悄地拿着枕头和被子跑到了客厅,嘴里还碎碎念道:“不好意思啊,不过这已经是我能想到的最合理而又不会秃头的方法了。”

  梦中,罗辑仿佛感觉到自己身上压了个人,皱着眉头想起来,却被一只手揉乱了头发......揉的还挺舒服?于是被哄着又睡着了,睡着之前,他心里还冒出了一句特别不科学的话:“这就是鬼压床吗?这鬼还挺温柔的......”

  第二日,天大亮,阳光刺眼,罗辑朦朦胧胧地醒来,还揉了揉眼睛,再看,哪有什么鬼,分明是某人半夜爬沙发上来了,如今还像个八爪鱼一样盘在自己身上,扒都扒不下去。

  “喂!包子你醒醒!”罗辑嫌弃地推了推包荣兴的头,似乎是嫌弃他又长又乱的一头黄毛蹭到了自己,热得很。包荣兴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恍惚之间还将头伸到罗辑的脖颈之间使劲蹭了蹭,两人都热出了满头的汗。

  “你怎么爬上来的?:嗯?!”罗辑扯着包子的脸质问道。“小弟你放心,老大身强体壮不会秃头的。”包子沉溺在睡梦中,答不对题地说了一通,又睡了过去。罗辑愣了愣,然后又无语地叹气,但是嘴角却开心地翘着,无奈地钻了出了,去卫生间洗漱。

  “包子你给我滚过来!我的头发!”正在镜子前面的那人怒吼,躺在沙发上的人笑了笑,翻了个身却滚到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响。

  陈果觉得自己昨天的劝说还是有用的,毕竟他俩今天竟然没有疯狂掉发,老板娘深感欣慰——但是如果这两个,人一个不是鸡窝头,另一个没有磕破头,她可能会更欣慰一点。

  

评论(3)

热度(24)